分类 万达平台开户 下的文章

  科幻大神不是神   ○十年来好多人都在“寻找刘慈欣”,这次他来了重庆 ○穿着格子衫,挎个帆布包,聊起宇宙、外星人和延长寿命 ○脑洞归于故事,现实中他关心老家电厂关闭多过于得奖

  没有人知道那个自称粉丝发帖的楼主,最后有没有去阳泉找到刘慈欣:2008年12月,百度贴吧“阳泉吧”里出现了一个一句话帖子《谁知道刘慈欣住在哪?》。 彼时,神作《三体》才刚刚出到第二部。鲜有人理解发帖人想见偶像的“热切”。 很快,“找刘慈欣”在过去十年间成了一股飞速增长的潮流——“中国科幻文学里程碑式的作品”“全球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首位中国得主”等光环,令粉丝找他,签名合影,甚至谋求沾光合作;令媒体找他,对话、专访,展望中国科幻之未来;令影视公司找他,买版权、给职位……喧嚣之下,我们也趁第九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在重庆颁奖之机,找到了刘慈欣。 刘慈欣的代表作《三体》 他是偶像 所有人都在找刘慈欣 “不好意思,我去不了。”接触过刘慈欣的人应该心里有数,这应该是2015年8月获颁全球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后,他说的频次最高的一句话。不过,今年已第九届颁奖的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他就几乎从未拒绝过。 “每个得奖的孩子都想要他颁奖,他累到汗流浃背,也没有拒绝过。”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创始人之一董仁威始终记得这一幕。董仁威说,“大刘”乐于见到新生力量的不断崛起、成长。 从11月2日晚上落地重庆,到4日一早离开,刘慈欣本次重庆行滞留不到40小时。他的忙碌几乎从一抵达酒店就开始了:2日晚,6家重庆本土媒体的专访排起了长队。 3日活动当天,找他的人又变成粉丝、科幻迷。他们一直追到会场外自助餐厅门口,抱着《三体》想等他吃完饭出来。 吃饭时刘慈欣选了一张一侧靠墙、不太显眼的桌子。但很快,同在此用餐的其他参会人士和工作人员发现了他,刘慈欣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筷子,逐一满足大家的签名要求。 更有意思的是3日下午的媒体群访,同行们涉及的话题好似一场大型科幻粉丝见面会,从埃隆·马斯克到阿西莫夫,几乎无所不包。最后,甚至有提问者和刘慈欣聊起量子力学。 他是常人 得奖带来的生活落差不大 全球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得主、阳泉市作协副主席、腾讯移动游戏“想象力架构师”、山西省作协副主席、电影《三体》《混沌之城》监制、中国“火星大使”、IDG资本“首席畅想官”刘慈欣,依然住在阳泉这个小地方。 “说实话,我觉得科幻离我都有一定的距离。”穿着格子衬衫的刘慈欣坐在记者面前,扶了一下眼镜说。 “我并没有变得特别忙,现在的生活和以往区别也不太大。甚至可以说得奖给我生活带来的变化,还不如我们电厂关闭给我生活造成的落差大。” 在重庆的30多个小时里,2日晚刘慈欣接受采访时是标志性的格子衬衫,3日出席颁奖礼时里面换了一件牛仔衬衫、外套一件西装。除了登台,他还随身挎着一个简单的帆布袋。没有助理,有人帮背帆布袋他也会很快接到自己手上。 在现场找他签完名的学生粉丝笑着小声说:“真像我们物理老师。” 他是科技控 人类可能活在一个“假宇宙” 关于3年前的“雨果奖”领奖,粉丝们最津津乐道的是其中的阴差阳错——没去领奖的刘慈欣坐在电脑前,看到颁奖礼上《三体》获奖的消息是由美国航天局宇航员Kjell Lindgren从漂浮在地球之外350万公里的国际空间站里用视频连线宣布的。他事后受访直言:“说(没去现场领奖)不后悔那是假的。” “我是一个科学主义者,科技的绝对拥护者。”刘慈欣说,无论读者、粉丝对自己作品里流露出的种种观点有何不同解读,这点都不会改变。 他在作品《镜子》中描绘了一种全新的计算机模拟技术,其运算能力强大到可以模拟出不同宇宙创生及其以后的所有事。自然人类所在的宇宙也被模拟了出来,人类社会也因此消亡。有读者觉得,刘慈欣似乎想用笔表达科技高度发达的疑虑。 “‘镜子’只是使用不当。再说我可能有写得比较黑暗的地方,但那不代表我的世界观。我一直坚持,科技发展是人类生存所必须的,它可能会带来的危险、灾难,但人类该做的也应该是勇敢面对,减少灾难的影响,而不是怀疑、阻碍科技发展。”和无数数码控爱折腾手机、电脑相仿,笔下脑洞大开的刘慈欣在日常阅读中,最关注的是世界上真实发生的最新科技研究成果。 “你有没有试想过,和你写的地外文明极其发达相反,宇宙中根本就没有其他文明。”当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刘慈欣时,他稍作迟疑后说:“前不久我才看到英国(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所)有研究说,人类很可能是宇宙中的唯一智慧文明。但我并不认同。” “我的看法是,现在人类觉得已知宇宙很‘安静’,很可能是我们并未掌握和其他超级文明交流的方式而已。”说到这里,刘慈欣举了一个例子,“我们每天无数人用手机、电脑联络,电磁波通讯非常喧闹。但对一只黑猩猩来说,它就完全无法接收、理解,它的世界是完全安静的。同理,也许其他文明的交流方式和我们完全不同,我们才觉得整个宇宙是安静的。但这其实是‘假象’。” 走得还不够远,也是刘慈欣“担心”的一点。“现有技术下我们了解到太阳系最可能有生命的是木卫二,上面有液态的水,但现在人类就连钻探数百米冰层的技术都没有。所以,是否存在外星文明真不好说。” 大咖 档案 刘慈欣 1963年6月生于山西阳泉。高级工程师,科幻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幻小说代表作家之一。 主要作品包括7部长篇小说、9部作品集、16篇中篇小说、18篇短篇小说以及部分评论文章。作品蝉联1999年-2006年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2006年5月,他创作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第一部开始在《科幻世界》上连载,同年凭借该作品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特别奖。2010年10月《三体》第三部《死神永生》出版,再度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特别奖。2011年《三体》获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金奖。 2015年8月23日,《三体》获第73届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雨果奖”,也被誉为中国科幻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三体》三部曲被普遍认为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 2019年,由刘慈欣作品改编的两部电影《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将相继上映。 他有点俗 最期待科技带来“寿命延长” 粉丝们爱叫刘慈欣“大刘”,多少是取接近“大神”之意。可现实中的刘慈欣,明显更世俗一些。 “我的想法可能有点俗。”记者问他最期待哪种科技突破给人类带来改变时,他脱口而出的是这句话。 “我最想看到的技术成果当然是延长人类寿命。因为没有人比科幻作家更想看到未来到底是什么样子。活得更长意味着可以到更远的未来。这就像那个经典的故事:神问凡人,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时,最好的回答是我希望满足我所有愿望。” 刘慈欣口中“延长寿命”又不同于科幻作品中大热的话题“永生”。 “我觉得延长寿命未来是可以做到的。”在他看来,医学的分子生物学、基因学上都可能获得突破,“(通过)改变人的基因、人机结合(坏掉的部分用机器代替),把人的寿命延长到500年、1000年我觉得是完全可能的。” 他也耿直 “冷冻人体再复合”是骗人的 刘慈欣坦言,在创作上他依然有非常现实的困惑和无力——包括《三体》在内,似乎成功的科幻大作中都没有外星人到底长什么样的呈现。 “我在《三体》中丝毫没有描写三体人的形象,其他很多经典科幻作品都是类似的处理。”刘慈欣说,他一直认为我们对外星人的描写,就像“维纳斯的手臂,感觉怎么装都不对”。他直言,人类很难用画面来表现超级文明,“像ET,是一个儿童漫画式的外星人,我们很难相信成年人的外星人是那样的。” 在他的印象中,稍显成功的外星人形象是“异形”,但“那种形象是没有太多智慧、根本无法交流的。而实际上,我们根本无法判断外星人是不是有我们理解的智慧”。 脑洞大开终究只能归于书里的故事,很难真正照进现实。 3年前,重庆儿童文学作家杜虹因癌症去世,她和女儿选择了将大脑冷冻,以期未来技术成熟“重生”。这其中还和刘慈欣颇有渊源:不仅杜虹曾是《三体》的编审,冷冻遗体期待重生几乎就是《三体》里云天明复活的翻版。 刘慈欣坦言,即便自己是写出这个情节的人,但也认为“超低温冷冻人体再复活的技术现阶段肯定是骗人的,最多能算是给亲人的一个特殊葬礼”。在他看来,低温“冬眠”反倒现实一点。 众所周知,刘慈欣坦言过自己并不喜欢全球吸粉无数的漫威式科幻,但他也深知“我的作品,乃至中国的科幻文学距离构建起漫威那样的体系、‘世界’还很远”。 末了,“大刘”说:“中国科幻文学的前景我看不清楚。读者规模小,作者群体小,状况并不乐观。但另一方面,我却认为中国科幻影视在不久的将来会迎来极大的繁荣。” 文/本报记者 裘晋奕 图/上游新闻记者 高科

裘晋奕

布依山村

布依山村

  日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茨堡市开幕的第十二届丝绸银幕亚洲美国电影节上,一部记录贵州水城天门村布依民居的人类学纪录片《中国吊脚楼》入围展映,影片在中国专场及多家视频网站播出后,赢得了一致赞赏。

  人类学纪录片《中国吊脚楼》由水城县广播电视台录制,以丰富细腻的镜头语言,讲述了水城县花戛乡天门村的农耕文明传统村落的精髓和民族文化的家园——布依民居吊脚楼。据悉,美国丝绸银幕亚洲电影节成立于2005年,由电影制片人及艺术家哈里斯·萨鲁查创办的多样性与多元文化的丝绸亚洲艺术与文化组织,《中国吊脚楼》是首次入围该电影节的贵州纪录片。

  “高山苗,水仲家,仡佬住在石旯旮。”被称作“仲家”的布依族,其村寨大多依山傍水,环境优美。于是,在水城县花戛乡天门村这个布依族传统村落,一幢幢独具风格的吊脚楼成为布依人的世代家园。《中国吊脚楼》正是记录了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花戛乡布依族古村落天门村几百年来布依族人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

  随影片镜头切入,一幅宁静悠扬的画面徐徐展开:青山环绕,绿水长流的云贵高原上,高高隆起的山脊披着青葱的冬衣绵延不尽,环抱着山谷里的层层梯田,那依偎在坡脚的个个村落,拔地而起的200多栋布依吊脚楼鳞次栉比地排列开来。这座百年历史村落的魅力,展现在镜头之下的,是那潺潺溪水的绝响,也是那徘徊游走在瓦片之间的袅袅炊烟,更是整个布依族在一代又一代辛勤劳作中共同创造的布依族传统文化。

  怀揣着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初衷,《中国吊脚楼》向更多的人娓娓道来天门村静谧而美好的故事。据了解,此次丝绸银幕亚洲美国电影节共有来自20多个国家的500多部作品参评,经过多轮筛选,最终仅有48部作品入围展映。中国共有五部影片入围,水城县广播电视台录制的人类学纪录片《中国吊脚楼》将闯关,最终成为展映影片之一,并成为为数不多的人类学纪录片入围该电影节的中国作品。(记者 何思鸣  高松)